“智能+”下的银行春招:柜员岗位遇冷

2019年04月04日08:32  来源:新京报
 
原标题:“智能+”下的银行春招:柜员岗位遇冷

“现在我们行基本没怎么招柜员了,原有的就够了,少了的可以从柜员多了的网点调过去。”一名股份行总行人士对记者表示,该行在大举扩招科技类人才。“总分行都在招科技类岗位,信息技术部的人数翻了一倍。”

正值春招季,银行依然是金融行业中聚集最多毕业生眼光的行业。从各家银行发布的招聘公告来看,今年的一个明显趋势是,银行对柜员类人才需求明显减少,取而代之的是对科技类人才的需求增加,大行均有专门的科技类人才招聘计划。

人才需求变化的背后反映的是银行向科技转型的趋势。越来越多的业务不需要到银行办理,需要到银行办理的业务也越来越多地使用机器。数据显示,银行离柜率连年上升,2018年已经达到88%。多家银行喊出了科技转型的战略,用电子渠道、科技手段取代传统人工服务。

部分银行智能化改造,柜员岗位“只减不增”

走进北京东四环一家农行网点,只有三个人工柜台,大堂经理主动上前询问客户需要办理的业务种类,并介绍称一般的开卡、查询打印、购买理财产品都可以在智能柜台上完成。

随着银行网点的智能化改造,越来越多的业务由自助机器承担,银行压缩人工柜台,柜员这一昔日庞大的群体数量也越来越少。

一名国有大行支行机关人士表示,从2017年以来该行就在压缩柜员数量,“柜员肯定不会增加,只会减少。”

这一趋势在银行的招聘中也有体现。记者梳理各家银行春季招聘信息发现,国有大行对柜员类岗位的需求降低,招聘柜员的更多集中在中小城市或县域分支行。与之相对应的是,银行对科技类人才的需求明显上升,分支行更偏重于科技类人才,总行也有专门的招聘计划。例如农行、邮储银行总行均有金融科技专场招聘,中行和交行总行都有科技类管培生招聘计划,招行还举办了FinTech精英训练营,招聘提前批FinTech管培生。

建设银行的春招公告显示,23个一级分行中,招聘岗位包括柜面服务的只有6个。而有21个分行有科技类专项人才招聘安排,有些分行的招聘以科技类人才为主,例如,建行江苏省分行下属的44个分支行中,有32家招聘科技类专项人才。

农行的分行主要以综合业务岗形式招聘人才,不分具体业务方向,但很多分行都单独列出了信息科技岗。已发布春季招聘公告的22家农行分行中,有16家都单列出信息科技岗位招聘,且一般这一岗位工作地点大多在一级分行本部,而不是下属支行。

中行与农行类似,将信息科技类岗位单列。一级分行的招聘岗位分为三类:管理培训生(信科)岗位、营业网点业务岗位(营销服务)、营业网点业务岗位(柜员)。其中信科类管培生招收信息科技相关专业应届毕业生,尽管中行在招聘公告中称信科类管培生仅招收“少量”,但相当多分行都发出了招聘需求,在33个一级分行中有20个分行有信科类管培生岗位。两类营业网点业务岗位各分行都有涉及,部分分行明确只招聘柜员类岗位,但人数较少,例如山西分行招聘计划为4人,云南省分行的招聘计划为10人。还有部分分行完全不招聘柜员类岗位,例如南京分行,只招聘营销服务岗位。

交行的春招公告将所有招聘岗位都命名为“金融科技人才”,分为营运、营销、IT三个方向。几乎每家交行分行都有IT方向人才的招聘。交行总行层面除了招聘30名金融科技管培生之外,软件开发中心、数据中心还招聘软件开发、大数据管理、IT系统工程师等科技类人才,其中上海、深圳、北京三地的软件开发中心招聘人数达100人。

哪些银行网点仍有柜员需求?

这是否意味着,未来柜员岗位会退出历史舞台?事实上,目前大行的部分中小城市支行,以及城商行、农商行还是对柜员有需求。

工行招聘中没有单独的柜员岗位,而是设置了“客服经理”,该岗位包括的工作职责比柜员要广,除了柜面业务处理外,还包括厅堂服务、识别推介营销、智能业务核验等综合服务。今年春招,工行大部分分行都有客服经理招聘,但部分分行呈现一定区域性,例如在广东分行下属东莞、佛山、河源、江门、中山五家二级分行中,只有东莞、佛山两家招聘客服经理;在广西分行下属有招聘计划的40家支行中,只有11家对客服经理有需求,大部分为县域支行,如柳州柳城县、北海合浦县、百色田阳县等支行。

建行贵州省分行,共招聘150人,包括两类岗位,营销服务类岗位招聘50人,柜面服务岗位招聘100人,其中贵阳直属支行70人,遵义、六盘水、毕节、铜仁、黔东南州、黔西南州等分行共30人。

城商行、农商行还是有一定柜员需求。例如,南京银行春季招聘共185人,其中总行信息技术部招聘55人,总行其他业务板块招收信息技术相关岗位25人;其他下属分行招聘岗位全部为综合柜员,共计105人。北京农商银行春季招聘人数为200人,总行招聘45人,另外155人为分支机构的厅堂业务类岗位。江苏昆山农商行春季招聘43人,其中综合柜员24人,占比超过一半。

一名银行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,一方面中小城市、县域农村的银行网点仍然有一定业务需要人工柜员,另一方面,柜员的人员流动性比较大,一些银行即使每年都招聘柜员,但因为不断有人辞职,所以每年都会有招聘需求。

另一名股份行人士表示,该行的智能柜台目前数量不够多,一些偏远地区或农村地区无法全部覆盖到,所以仍有一些分支机构需要柜员。

智能设备代替人工,多家银行科技转型

“一般的网点,大概也就两三个对私柜员、一两个对公柜员,现在都是重点发展智能柜台。”某国有大行经理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银行很早就开始减少柜员岗位,提出了“压缩高柜数量”(高柜即人工柜台)的要求。他表示,目前大部分普通业务都可以通过智能柜台办理,例如开卡、挂失、打印流水、汇款、信息录入等。只有少数复杂业务需要去人工柜台办理,例如换外汇,需要在人工柜台领取外币;办理贷款,需要人工审核资料;超出网银转账限制的大额个人汇款等。

一名股份行内部人士表示,该行总行去年下发了文件,对每个网点保留的柜员比例做出了要求,超出的网点,原有柜员转岗至理财经理或客户经理,并且不再新增柜员招聘。

变化背后反映的是银行科技转型的趋势,各家银行都在进行数字化升级,通过科技手段减少传统人工服务需求。通过电子化服务,越来越少的业务需要到柜台办理,银行离柜率提升。根据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《2018年中国银行业服务报告》,2018年,银行网点改造数量近1万个,离柜率达88.67%。而在2014年,银行离柜率仅67.88%。

即使是需要到网点办理的业务,银行也在对网点进行智能化改造,投放更多自助设备。上述报告显示,截至2018年末,全国银行业布局建设自助银行14.25万家,布放自助设备共计103.43万台,同比增长28.86%;使用自助设备交易261.32亿笔,交易总额45.52万亿元。去年4月,建行还开设了国内首家无人银行。

多家银行将金融科技列为转型重点。不过,智能设备所能代替的主要是个人柜台,目前各家银行减少的大部分为对私柜台,对公柜台依然保留。前述股份行人士表示,对公业务涉及较多的审核和盖章环节,目前无法用机器替代,例如企业的票据业务、跨境业务、贷款业务等。“现在个人业务都很少需要来银行网点了,所以个人柜台不需要那么多,但对公业务还是有很多必须来网点在柜台办理。”

毕业生:柜员岗位吸引力不大

对于金融类毕业生而言,银行柜员岗位也没有太大吸引力。

水水(化名)今年毕业,从秋招开始就向多家大行投了简历,包括总行和分行。她表示,一般金融专业学生去银行都是应聘管培生岗位,在基层轮岗一段时间后定岗,可能初期阶段会在柜员岗位锻炼一段时间,但最终不会留在柜台。

不过,也有一些银行会以管培生的名义将应聘者招进来之后,调剂到柜员岗位。“这样就看每个人的想法了,有些人可能看重稳定,有些人看重户口,说不定会接受。”

另一名金融专业毕业生杨杨(化名)表示,其所在学院的毕业生每年去银行的人数大约有一半,较多人会优先选择基金、券商、创投机构等,其次才是银行,去银行的人也大多会去利润中心部门,例如金融市场部、资产管理部等。“做柜员的非常非常少,每年学院两三百个毕业生中,工作找得最差的人可能才会去银行分行做柜员。”

杨杨的同学中,有一名女生去了招行北京分行做柜员,主要是考虑到待遇好,高出其他银行的柜员普遍薪资水平,所以在没有别的更好选择的情况下,接受了这个offer。

水水说,一般金融类毕业生应聘的是综合类管培生,竞争激烈。相对来说,技术类管培生的竞争没有那么激烈,“技术类管培生招的是计算机、软件类专业的学生,这些学生还可以去互联网公司,像BAT、TMD这些,工资一般会比银行高,相对来说,银行的技术类岗位也就没那么抢手。”

一名计算机专业毕业生表示,一般同专业学生会首先考虑互联网公司的工作,如果大的互联网公司没有机会,也会考虑银行。“大概率是会先选互联网公司,因为薪水比较高,不过银行给户口,也有人去。”

银行柜员也存在外包现象。例如,在某招聘网站上,北京外企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发布了多个银行柜员的招聘公告,包括国有银行和北京农商银行,还有一家民营金融外包服务公司发布了安庆、马鞍山、黄山等多地的银行柜员招聘公告。录用人员一般与外包服务公司签订就业合同。上述民营金融外包公司还表示,公司及银行提供岗前培训,培训合格后即可上岗,工作满三年表现优异者,有银行转正机会。(新京报记者 顾志娟)

(责编:李昉、车柯蒙)